阿芙精油雕爷 双11网店大战商情快报

« 阿芙买了香香莉女鞋多少钱?网购什么牌子的精油好? »

阿芙精油雕爷 双11网店大战商情快报

首页>精油新闻 >正文

阿芙精油雕爷《www.afujingyou520.com》立刻拍手站起来,到一边的皮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:“这卡里还有五万块钱,你先拿着,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。”“这个可是你的老本,我不能要,你拿回去吧。”叶静彤拒绝了阿芙精油的好意,“你放心吧,我会有办法的,说不定明天就找到工作了。” “就算你明天找到工作也来不及啊,能一下子拿到钱吗,听我的劝,先把钱拿着,若是不用,你给我再还给我,万一要用,这可是静悠的救命钱。”阿芙精油说的不无道理。 “可是……”

  

“你别可是了,拿着吧,我也会帮你留意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工作机会。”

  叶静彤叹了一口气,接了那银行卡:“那就谢谢你了,等有钱了我立刻还你。”

  “跟我客气什么啊,密码是我的生日,你知道的。”

  叶静彤点点头,收好银行卡。

  阿芙继续吃东西:“过两天我休息了就去医院看看静悠,怪想那丫头的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阿芙的手机响了,一听,她就急了:“行,我马上过来,你们先别给我动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看她着急的样子叶静彤也站了起来,“公司有事?”

  “是,一个新来的妞把样板弄错了,得,我必须赶过去看看。”

  “行,那你快去吧。”

  “帮我跟静悠问好啊。”阿芙拍拍她的肩膀,立刻走了。

  叶静彤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狭窄的街道,心头一片复杂。

  突然,她的手机也响了,一看是医院打来的,叶静彤的心理就好了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叶小姐,你妹妹再度出现昏迷的状态,麻烦你赶紧到医院来一趟吧。”

  “医生,麻烦你,一定要救我妹妹,钱的事情不用担心,我会帮她办理转院的!”叶静彤没有去医院,而是直接给程守望打了电话,“程先生,我答应你的要求,但是这钱必须马上到账,可以吗?”

  程守望那边传来喧嚣的闹声,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要求叶静彤将话再说一次。

  叶静彤强忍着哽咽说:“程先生,我答应你的要求,但是钱要马上到账,我现在很需要钱。”

  程守望略一沉吟:“可以,把你账号发过来吧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叶静彤立刻发了短信过去,然后赶去医院。

  叶静悠已经被推进抢救室,叶静彤赶到的时候还没脱离危险,又等了三个多小时,手术室的门才打开。

  “医生,情况怎么样了?我妹妹没事吧。”叶静彤的脸都白了。

  医生扶住她的胳膊:“叶小姐,你妹妹病情已经恶化的很严重了,若是再没有合适的肾源恐怕撑不了多久了。”

  叶静彤双腿一软,直直的跪下去。

  医生说:“你还是去联系省人民医院安排转院吧,我们这个地级市医院是没法治了。”

  可是要弄到省人民医院的一个床位谈何容易。

  叶静彤握着叶静悠的手,难受的不行,她摸摸静悠的额头,一片冰凉,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:“静悠,你放心,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姐姐一定会救你的。”

  程守望果然很守信用,没多久,钱就到帐了。

  “子谦。”KTV的包厢内,一个女人靠在薛子谦的怀里,手指不停的在他敞开的胸口上划着圈圈,“子谦……”她的声音不自觉的又媚了几分。

 

  薛子谦端着酒杯低头,看她娇艳欲滴的红唇,浅笑:“怎么了?”

 

  “子谦,”女人低着头,双手搂住了他的腰身,那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

  薛子谦淡淡的抚摸着她的脸庞,那女人主动将他的手拉到了她的心口上,眼眸半闭,无比享受的模样,薛子谦脸上邪恶的神色更甚了,直接将手挪到了她的私密地。

 

  那女人立刻满面潮红,恨不得整个人贴在薛子谦的身上。

,这也是女人,听话的喜欢他的女人,而不像那个该死的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,居然两次重创他!千万别让他碰到再有下次!

  薛子谦正在等人,那女人却开始**,缠着他,主动的开放让他顿时觉得索然无味,程守望恰好带着人进来了,于是薛子谦一把将她推开,女人措手不及,狼狈的倒在一边的沙发上。

  有人起哄:“子谦,你这可是不懂怜香惜玉了啊。”

  女人一脸的委屈。

  薛子谦却不甚在意的说:“你喜欢,那送给你吧。”女人与他,甚至连一件衣服都算不上。

  男人赶紧摇头:“不敢。”

  薛子谦切了一声,程守望说:“子谦,后天就是你生日了,怎么样,来酒吧我们给你好好庆祝下,哦,对了,还有一份神秘礼物送给你。”

  薛子谦挑挑眉:“后天再看。”

  “你不来可是会后悔的哦。”程守望已然笑了起来。

  薛子谦道:“是吗,这么说我必须得去看看了。”

  “等着你来。”

  叶静彤直接去了省人民医院,果然,那边的病床早已排满,根本没有床位了,即使你有钱,但是你无权无势,谁能帮你呢。就像捧着一大把钞票也求助无门。叶静彤徘徊在医院门口。

  一男人的声音叫住了她:“是你?”

  叶静彤猛地抬头,看着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:“是你?”

  硕莞尔:“是我,叶小姐。”

  叶彤心乱如麻,笑的也很勉强。

  沈硕察言观色:“怎么了?你看起来有什么心事?你到医院来?生病了?”

  “没有,不是我。”明知道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些没用,所以叶静彤选择了缄默,“不好意思,沈先生,我还点事情,我先走了。”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