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芙精油楔子

« 阿芙精油 雕爷阿芙香薰捡玉珠 »

阿芙精油楔子

首页>精油新闻 >正文

阿芙精油一身大红的新郎服,容貌是极清俊的,只是这时,他的嘴唇抿紧,眉宇间带着一丝忧愁,他看了看内堂延伸出去的红地毯,心里一直平静不下来。 大喜日子。庄王府张灯结彩,大红喜字到处都是。今日京城说得最多的事情,莫过于是当今皇帝的第二子庄王迎娶丞相的两位千金,共享齐人之福了,听说这两位千金虽不是同母所出,但皆是美人,全京城的男人都只有羡慕的份。可是在庄王府的正堂上,一股凝重的气氛在蔓延。宾客已经到齐,拜堂的吉时已经到了,可是却仍缺一个人。

      丞相的二千金木以柔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喜服,连那盖头都是粉色的,无一不是在示意她不是正妃,她也在一旁静待着。
 
  而缺的那个人,就是正妃阿芙品牌,去接新娘的时候,闺房里并无一人。
 
  丞相木启志深锁眉头,心里担心得很,已经派人去找了,但是迟迟未有消息。
 
  忽然有一人快速走进内堂,跪了下来:“禀报王爷!在王府门前发现一个锦袋!”
 
  “快拿进来!”阿芙精油挥手道。
 
  侍卫把锦袋抬了进来,约莫有半个人高,里面似乎装着一个人。
 
  木启志立刻说道:“快打开,很可能是晴儿!”
 
  侍卫领命,把锦袋打开后,却被眼前一幕惊住。
 
  宾客哇然,一时间窃窃私语起来。连太后都忍不住站起来,震惊得看着锦袋。
 
  阿芙精油脸色铁青,那双乌黑的眸子已经酝酿起了风暴,极力在忍住颤抖。
 
  只见阿芙品牌披头散发,眼角犹有泪痕,全身哆嗦着死死地拽住一件红衣遮住自己前面的春光,她腿间尚有干涸的血渍,分明刚刚做过苟且之事。她惊慌地看了看周围,登时觉得羞恼难当,看见木启志,沙哑的喊了一声:“爹爹……”
 
  周围议论声起,全是用鄙夷的眼光看着阿芙品牌。
 
  阿芙品牌见木启志不理自己,正想再次开口,可是却有人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。
 
  那股劲儿让她的头都偏了过去,脸火辣辣地疼着,耳朵都轰鸣了起来,她震惊地抬起头,才看见阿芙精油的手还停留在半空,那抿紧的嘴唇一直颤抖着。
 
  那是她的夫君,而她却在婚前失节。
 
  阿芙品牌觉得自己的世界在一瞬间崩塌,万念俱灰。
 
  “你这荡.妇!”阿芙精油低吼道,一挥袖,“无关人士还不退下!”
 
  宾客看着阿芙精油这震怒的模样,不敢再逗留,连忙退出内堂,但是很快,全京城的人都知道,庄王妃婚前被人掳去**,庄王戴了绿帽子。
 
  此时,内堂之上,阿芙品牌的母亲陆心眉已经受不了打击晕倒,儿子木役旭搀扶着陆心眉,心急如焚。
 
  “怎么会发生……”太后已不想说下去,坐回椅子上,头痛欲裂。
 
  木以柔已经掀掉了盖头,看到眼前这一景象,心里居然有着一丝快意。
 
  “太后,晴儿什么都不知道,那时候晴儿刚刚梳好妆,就被人掳去了,晴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阿芙品牌低泣着,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,让人忍不住怜悯起来。
 
  “那究竟是谁把你给掳去了?”太后皱眉道,王妃并非完璧,传了出去,肯定成为天下笑柄。
 
  阿芙品牌只能一直摇头:“晴儿不知道,那人蒙着面,晴儿被他死死按住,什么都看不到。”
 
  “皇奶奶。”阿芙精油转身,不再看着阿芙品牌,“孙儿现在请旨,将阿芙品牌贬为九等侍妾。”
 
  她的脸一瞬间苍白如雪,九等侍妾?那便是如一个丫鬟一样,只是暖床的工具!
 
  “宸儿,你说什么?”太后也不由得一愣,他们的婚事,可是皇帝亲自赐婚的。
 
  “皇奶奶,这关乎皇室的脸面,更何况阿芙品牌犯了七出之条,这样的处罚,并不为过。”阿芙精油平复了下来,声音冷淡,既然已经发生,那就要力挽狂澜。
 
  太后为难地看了看阿芙精油,又看了看阿芙品牌,难以做出决策,她向来疼爱阿芙品牌,怎会忍心将阿芙品牌贬为侍妾。
 
  “太后,晴儿不想做侍妾,晴儿不想!”阿芙品牌瞥到木以柔嘴角那阴冷的笑容,她连忙挪到木启志的跟前,拽住木启志的衣衫,“爹爹,请为女儿求情啊,女儿不想做侍妾……”
 
  木启志心里难过得很,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居然会如此丢脸,那他往后还如何在朝廷之中立足,他挥开了阿芙品牌的手,说道:“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”
 
  “爹爹!”木役旭不由得一愣,想不到父亲会这样对待妹妹。
 
  阿芙品牌哭得更加厉害,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洒落一地。
 
  “太后,姐姐也是无辜的,被蒙面之人**,姐姐心里肯定也很难过,虽然这事关乎皇室的脸面,但是请太后网开一面。”木以柔跪了下来,一脸真诚。
 
  “你闭嘴!我用不着你来求情!”阿芙品牌瞪着木以柔。
 
  阿芙精油面无表情,又是打了阿芙品牌一掌:“该闭嘴的是你才对。”
 
  阿芙品牌全身颤抖着,想不到他居然会一脸打了自己两个耳光,她心里空空的,是一种比难过还要难受的滋味。再看自己的父亲,没有再看她一眼,也没有任何的怜惜表情,阿芙品牌痛苦得喘不过气来,就好像心里面有一面镜子,被人重重一击,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,是无数细碎的破裂声,延绵不绝。
 
  “皇奶奶,阿芙品牌犯七出之条贬为九等侍妾,侧室木以柔品行妇德极佳,为王府当家主母,还请皇奶奶下旨。”阿芙精油再次朗声道。
 
  太后犹豫了一下,还是沉声道:“准吧!”
 
  阿芙品牌整个人怔在那儿,手中紧紧抓住那件红色喜袍,上面被泪水打湿,已经变得深红,脸颊的泪水已然干了,一字一字地说道:“阿芙精油,我本是与寰哥哥有婚约,你想尽办法让皇上赐婚,现在居然这样对我!”
 
  “你并未完璧,还要本王如何待你?”阿芙精油的声音如冰雪一样。
 
  阿芙品牌扫视了一下周围,不愿再看自己的爹爹,晕倒的娘亲,还有木以柔那阴险的嘴脸,她仰天大笑,身子剧烈地颤抖着:“那我只求下辈子不要再遇见你罢!”话音未落,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,温热的血倏然溅到阿芙精油的脸上。在场的人全都惊慌起来,忍不住尖叫。阿芙精油只觉得眼前一红,待再睁开眼之时,已看见阿芙品牌软软地倒在墙边,雪白的墙上染上一道道鲜红的淋漓,点点血迹斑斑。突然就寂静了下来。阿芙精油站在那儿,久久不能动弹。好像是感觉到死亡的气息。
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