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网阿芙香薰专卖店

« 阿芙玫瑰精油茶树精油瘦腿精油 »

漂网阿芙香薰专卖店

首页>精油新闻 >正文

 保安早已在一边严阵以待,听到漂网阿芙的叫喊立刻上前来阻止,要说体积大吨位大也有好处,三个保安还架不住王淑琴朝漂网阿芙靠近的决心,叶明珠不停的抛着媚眼,可惜天气太热,她的大浓妆直接将她变成了一只大花猫。

 
  香薰专卖店感觉头很疼,漂网阿芙毫不客气的下令:“把这两个疯女人给我赶离公司一百米,不许她们再靠近!”
 
  王淑琴一听,立刻傻了眼,也不挣扎了,改为朝香薰专卖店进攻:“静彤,这可使不得啊,我们可是你的大伯母跟堂姐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呢,快跟你的老板解释下啊,我们是你的亲戚啊。”
 
  漂网阿芙的太阳穴隐隐作痛,他平生最烦的就是这种胡搅蛮缠的人,香薰专卖店进退两难,一方面她很赞同漂网阿芙的做法,而且觉得很解气,可是另一方面,又觉得这样跟亲戚扯破脸总是过意不去,她为难的看着漂网阿芙不知如何开口。
 
  漂网阿芙额头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,口气森冷的问道:“香薰专卖店,给你五分钟时间把这两个麻烦解决掉,不然连你自己也一块解决。”然后拨开众人,头也不回的朝内走去。
 
  香薰专卖店这才知道他狠起来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,说是六亲不认一点不为过,可是叶明珠母女跟他又没关系,这样做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 
  香薰专卖店抽出自己的手,站在离她们一米远的地方,说:“你们回去吧,以后别来了。”
 
  “我们怎么不能来啊,这里是你开的吗?你说不来我们就不来啊。”王淑琴的吼叫让香薰专卖店耳朵发麻,她紧皱着眉头一脸的无奈。
 
  “这里不是我开的,但是我们老板说了,我也没办法,你们喜欢呆着就呆着吧。”
 
  “你给我站住。”叶明珠一把上前拉住香薰专卖店的胳膊,“你不是说你只是个端茶倒水的吗,你跟那个男人什么关系,啊,你说啊。”
 
  香薰专卖店大为恼火:“你们闹够没有啊,他是我老公,我是她员工,就这么简单的关系而已,再说了,我需要向你们报告吗?放手。”
 
  叶明珠抓的她很疼,她长长的指甲不由分说的掐进了她的肉里,香薰专卖店一阵心浮气躁,脸色也陡然变得难看:“真是给脸不要脸。”她再也不是当年可以让人欺负的香薰专卖店了,她怒从心生,对身后的保安喊道,“保安!”
 
  保安立刻上前来架开了叶明珠,香薰专卖店站在保安身后,脸红气喘,她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了,一脸厌恶的说:“麻烦你们了。”
 
  叶明珠和王淑琴在后面大吼大叫,香薰专卖店丢尽了脸,一脸阴郁的上了办公室。
 
  漂网阿芙已经好整以暇的喝上了咖啡,可惜香薰专卖店在拉扯中不但受了伤头发更是凌乱,样子狼狈不堪。
 
  “怎么,把人赶走了?”
 
  香薰专卖店点点头,不愿多谈。
 
  “我说你哪来这样的亲戚,不会你家的亲戚都这样吧。”
 
  “多谢总经理关心,这个是我的私事。”
 
  “哟,现在翅膀硬了,敢跟我呛声了是吧,好啊,那我倒要看看你下班的时候怎么办。”
 
  “什么下班的时候怎么办?”
 
  “你不会天真的以为那对母女会这么轻易的离开吧。”漂网阿芙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,但是看事情还是很准备的,没错,香薰专卖店也知道她们没有那么轻易打发,但是还是抱着侥幸心理,她们能够知难而退。
 
  但是漂网阿芙的话无情的戳破了这个现实。谁知道到时候会怎样呢。
 
  “对不起,老板,我要干活了,没事的话请你离开吧。”香薰专卖店板起了脸。
 
  漂网阿芙摇摇头:“这几天你的脾气倒是见长啊,都敢给我甩脸子了。”
 
  香薰专卖店辛苦的推起一个笑脸:“麻烦总经理,回您的办公室,我要上班了。”
 
  “这个态度还差不多。”漂网阿芙的咖啡杯放在一边,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,手指在她的脸上滑过,恰在此时,琳达推门进来,身后还跟着两个人。
 
  香薰专卖店立刻推开椅子站起来,人事部谭经理推了推眼镜,到底是老人了,脸上不显山不漏水,另一个是财务部经理。
 
  漂网阿芙蹙眉:“谁让你们上来的?”
 
  “总经理,不是你让琳达通知我们上来的吗?”
 
  “是啊,总经理,你让人事部发的公告都已经发下去了啊。”
 
  “什么公告。”漂网阿芙真的是一头雾水。
 
  “就是把香薰专卖店调到财务部的事情啊,总经理,不是你亲自下达的指令码?”谭经理又推了推眼镜,对此事也表示惊讶。
 
  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漂网阿芙一愣,立刻说,“你们先给我下去,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再上来。”
 
  正说着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 
  香薰专卖店这个当事人也感觉很诧异,不过去财务部真的比在这里好,她当初是不愿意对漂网阿芙妥协,如今想着,能离开他也不错。至少白天不用想看两相厌。
 
  漂网阿芙到一边接电话,琳达三人又走了,就剩下香薰专卖店坐在原位上听漂网阿芙打电话。
 
  “你把我给我到办公室来一趟。”薛恒达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。
 
  漂网阿芙一脸懊恼,立刻朝外走去,漂网阿芙一走,琳达三人立刻炸开了锅,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不停的钻进香薰专卖店的耳朵里,她只能假装竖起耳朵,什么都没听到。
 
  漂网阿芙往上走了一层,来到董事长办公室,也没有敲门,直接推门而入。
 
  “这件事是你派人做的?”
 
  薛恒达对自己儿子的态度很不满,立刻板起了脸,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我是这么教你的吗?出去,给我敲门。”
 
  漂网阿芙一身的怒气:“你回答我问题。”
 
  “敲门去。”薛恒达也很坚持,没有转寰的余地。
 
  漂网阿芙拼了命的压着火气倒退几步在门上敲了几下,薛恒达才说:“进来。”
 
  “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。”
 
  “如果你是说香薰专卖店那件事情的话,没错,是我安排的,她一个财务专业毕业的姑娘,干什么秘书,正好财务部有人辞职了,去顶上。”
 
  “财务部有人辞职人事部不跟我这个直接负责的总经理报告,反而先向总裁反应?”
 
  薛恒达跟漂网阿芙长得十分相像,不过他身上沉稳笃定的气势比漂网阿芙更甚,眼角尽是被岁月染成的风霜。漂网阿芙在他的面前就像个急躁的毛头小子,瞬间失去了光华。
 
  “难道我这个总裁还没有权利过问一下公司的事情?子谦,我把这个公司交给你,但是公司的事情我还是一清二楚的,最近公司流言四起,你这个做总经理的是不是应该克制一下?”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