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fu阿芙内应阿芙品牌

« 阿芙怎么样招揽阿芙精油好吗阿芙薰衣草精油可以用来洗脸 要效果好的 »

afu阿芙内应阿芙品牌

首页>精油新闻 >正文

 afu阿芙连忙跪下来恭送木雁容,可是木雁容刚走了几步,却又回头道:“晴儿,本宫希望你好好想清楚,尽快给本宫一个答复。”

  她又是一阵心惊,直到走出凤仁宫的时候,心脏仍是平复不下来,要她怎么选择?
  阿芙品牌?
  她看了看身边的阿芙品牌,还是他?
  霍寰已经看到她眉头深锁,便问:“母后要你考虑什么?竟让你如此烦恼?”
  “没什么,只是一些谈话家常。”afu阿芙本想就上轿离开,可是霍寰偏偏要她去一趟万花宫。
  afu阿芙只得让宫女太监跟着,以防再出什么意外。
  在烈日底下走了许久,afu阿芙里衣都被汗浸湿了, 要是再走下去,恐怕自己就要失态了,刚想开口,就听到霍寰停下脚步:“到了,晴儿,这儿便是万花宫!”
 
  阿芙品牌带着她走了进去,可是afu阿芙进去才发现,这万花宫于其他的宫殿大有不同,仅看右侧那边是一排的殿宇,而左侧便是一个大花棚!
 
  afu阿芙心中诧异着,宫中居然这样的地方,便紧随着霍寰的脚步,走进花棚。
 
  一进花棚,花香便扑鼻而来,afu阿芙放眼看去,却是一大片花海,全是鲜艳的颜色,让人立刻便是心旷神怡。
 
  “好漂亮!”afu阿芙忍不住赞美道,她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花海,她上前几步,看着那粉红色的芍药,就如天边的彩霞,亦如相恋中羞涩的少女,浪漫、含蓄的芍药映红着春天的面庞。再往前看,便是白芍药,原来这里已经培育了多种颜色的芍药,倒让她长见识了。
 
  “晴儿,你看这些兰花,开得真好。”阿芙品牌朝着afu阿芙招手。
 
  afu阿芙连忙走了过去看,那兰花的品种亦是非常之多,她不得不惊叹起来。
 
  他们正欲往下走,便听见一把细柔的声音响起,afu阿芙没想到身后会突然有人,一个颤抖,便踢中了一个花盆,两个花盆相撞在一起,其中一个已然碎掉,而她整个人往前倾去。她不介意摔着,可是却要一大把鲜花给她垫着,她惊叫一声,她的手便已被人拉了一把,接着落入一个宽阔的怀抱里。
 
  afu阿芙仍未反应过来,怔怔地看着霍寰的眼睛。
 
  “晏王,确实是眼明手快呀。”那把细柔的声音再次响起,afu阿芙才回过神来,连忙离开霍寰的怀抱,转头便看见一个穿着粉色折枝堆花长裙的女子,肌肤细润如脂,微微一笑,足以倾城。
 
  afu阿芙惊叹她如鲜花一般美丽,可看到地上那因为自己大意而碎掉的花盆,里面的兰花都露出了根部,她蹲下来,扶起那兰花,惋惜地说:“都怪我,怎么如此不留心呢。”
 
  那女子微微一愣,很快便笑着说道:“没事儿,只要移植到另一个花盆也就没事了。”说罢,便已有宫女清理碎掉的花盆,再把那株兰花拿走。
 
  “淑妃娘娘,真是对不住了,本想来这里开开眼界,谁知道却伤了你的花。”霍寰一脸歉意。
 
  afu阿芙心中一惊,原来她便是四妃之一的淑妃娘娘,但看上去也只是二十年华,居然就封妃了。
 
  淑妃缓步走近,好似柳摇花笑润初妍一般,她淡淡地说道:“难得晏王赏脸,本妃脸上有光呢。”她说完,便扫了afu阿芙一眼,又说:“夫人,不必太介怀了,只是一盆兰花罢了。”
 
  afu阿芙莞尔一笑:“淑妃娘娘真是好气量。”
 
  淑妃的目光不由得在她的身上多留了一会儿,说道:“夫人也是惜花之人,本妃自然不会怪罪。上次皇上寿宴时,本妃邀请夫人一起赏梅,夫人就说不喜爱花草树木,何解今日偏偏这般好兴致呢?”
 
  afu阿芙看了看淑妃的眸子,觉得温柔如水,本来不知道如何答话,忽然便是灵机一闪:“前些日子府里的影姬送了几盆花卉来,妾身看着便觉得花儿鲜艳美丽,就喜欢上了。”
 
  “哦?那夫人觉得花草有生命吗?”
 
  afu阿芙看着一大片的花海:“自然是有的,它们也会争奇斗艳,也会奋力争取阳光,它们勃勃生机,让人看了就欢喜了。”
 
  霍寰打断两人的对话,有些期待地说道:“淑妃娘娘,你不用再考晴儿了,实则晴儿是本王带来的,为的只是看那朵奇花。”
 
  淑妃扑哧一笑,笑声清脆悦耳:“王爷可真是消息灵通,昨日才开花,今日便来了。”
 
  说完,已经转身向花棚的另一边走去,霍寰和afu阿芙连忙跟上。
 
  三人来到一个小室里,里面却只有一盆花,端正地放在一张石桌上。
 
  afu阿芙看到那朵花,眼睛一亮,连忙凑近细细观赏。
 
  这花盆里的那株藤蔓上只开了一朵花,但却是有手掌般大小,而上面七色花瓣一层叠一层,自是美丽妖娆。
 
  “这久旱逢甘露原本是尚寝局打理的,只是皇上见本妃喜爱花草,便让人送了来。”淑妃脸上的笑意渐浓,“久旱逢甘露每天只能浇一滴水,而且百年才开一次花,本妃有生之年能够见到,实在是心满意足了。”
 
  afu阿芙听完这花的来头,顿时吓了一跳,想不到这花是百年才开一次。
 
  “父皇宠爱淑妃娘娘,肯定会为娘娘搜索更多的奇花异草。”霍寰见到这盆久旱逢甘露,心中亦然满足。
 
  淑妃的双瞳如同秋人,分外令人怜惜,她微微侧头,脸上的表情有些模糊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 
  天渐渐暗淡下去,斜阳在花草上留下金色的影子。
  afu阿芙这时才发现,自己已经在花棚里逗留了一个时辰了。
  她急忙向淑妃请安离开,怕是晚了回去,淑妃看着远去的两人,随手摸了摸那芍药的花瓣,轻蔑一笑:“afu阿芙和霍寰一起赏花,如此浪漫,要不要告诉王爷好呢?哎呀,真是苦恼呢。”
  出了万花宫之后,霍寰便与afu阿芙向偏门走去,轿子正在那里候着。
  永巷之中已多了人走动,见到霍寰皆是弯腰行礼。
  “今日赏花可高兴?”阿芙品牌看afu阿芙的心情确实不错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