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芙官网,afu阿芙共眠美容

« 阿芙茶树精油前来相救阿芙丰胸精油阿芙香薰课堂 »

阿芙官网,afu阿芙共眠美容

首页>精油新闻 >正文

     阿芙官网没想到afu阿芙会对她大吼一声,她吓得连毛巾都掉了下地,肩膀一缩,不情愿地站起来,可却是一直盯着木晚晴。她磨磨蹭蹭离开寝室后,婢女便放下重重帘子,里面两人像是与人隔绝一般。

  afu阿芙走进床榻,摸了摸她的手,依然冰冷如雪,不知道她在冰库里冻了多久,没死已经是万幸。
  他轻拂她额前的发丝,觉得她安静无比,他叹了一声,不知为何自己还要救她,既然自己这么恨她,不如就此让她死掉。
  不行,她还是有利用价值的。
  她想死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。
  他慢慢脱掉她的衣裳,露出嫩滑的肌肤,他为她盖上丝质被褥,自己亦是躺了下去。
  她的睫毛很长,非常浓密,她曾经被诗圣誉为天下第一美人,虽然她的姿色不算是绝顶,但是自身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灵动,却是无人能比的。要是没有发生过那件事,他会一直觉得她是最好的。
  afu阿芙不敢再想下去,就开始运气,把掌心贴在她那嫩滑的肌肤上,透过掌心把真气输到木晚晴的身上。她没有习过武,他只能分几个地方逐一输入,一番下来,他已经是一身汗,再看木晚晴,看来真气已经在她的体内发挥了作用,她的体温逐渐上升。
 
  afu阿芙慢慢拥住她,她的身子依旧冰冷,心里有着一丝的恐惧,害怕她从此都睁不开那双美丽的眸子。
 
  但是这个时候,连afu阿芙自己都迷乱了。
 
  她的生与死,为何自己那么紧张,她只是一个罪人,她死了自己也不应该伤心,对吧?
 
  可是,心为什么这么难受。
 
  母妃,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感觉吗?
 
  当木以柔来到桐花居的时候,天上的星辰已被乌云遮住。
 
  门口的侍卫看她这样急促地走来,不敢阻拦,让她进了内堂之后,守候在外面的婢女忙拦住她,轻声说:“柔侧妃,王爷已然歇息了,有事明日再说吧。”
 
  内堂里只是几个烛台,并不足以照亮整个内堂,她站在黑暗里,婢女看不清她的神色,但是却分明觉得自己打了个冷战,仿佛有骇人的寒气从她身上无形伤人。婢女连忙低下头将身子往旁边一避,再也不敢拦阻。
 
  木以柔小步走了进去,撩起重重帘子,心越来越沉重。
 
  直至到撩起了最后那一重帘子,迎面是一扇簪花仕女的屏风,隔开内外。
 
  她的脚底像是有一股寒气窜上了心房,一下子全身冰冷。
 
  她慢慢低下头,看见瑰丽的裙角拖曳于地,似天边舒卷流丽的云霞,裙摆上绣上海棠花压脚,每一瓣每一叶皆是韶华盛极的无边纯色,占尽了天地间所有的春光。
 
  可是,那又如何?他终究是与她一起了。
 
  木以柔缓步走出,像是没有了灵魂一般。她麻木的走着,茫茫然眼边已经无泪,心搜肠抖肺地疼着,空落落的难受。手足一阵阵发冷,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。
 
  她面前被一人拦住去路,她抬起头,原来是已怀孕七个月的影姬。
 
  “看姐姐的脸色不大好,可是身子不爽?”影姬扶着阿若的手,一脸担忧地问道。
 
  “我没事儿,倒是你怀着孩子,可要小心了。”木以柔冷冷地说道。
 
  影姬却是一笑,便说:“不知道姐姐知晓没有,楚青正在审着窦大娘呢,居然敢把木夫人关在冰库里,要不是有下人看见窦大娘和木夫人经过花园,恐怕木夫人这会儿已经被冻死了。姐姐你也无须伤心了,王爷这时肯定是在照顾着木夫人,只不过,楚青在窦大娘那儿搜到一支珠钗,这事肯定是有人指使的,姐姐,你说这人会是谁呢?”
 
  这话落到耳中,几乎是一愣,木以柔定了定心神,重新看着影姬,见她嘴角含笑,自己亦是冷笑一声:“影姬,谁能笑到最后,这还说不清呢。”
 
  影姬心情并未被她影响:“那就看看是谁笑到最后吧。”
 
  语毕,影姬便也离开了。
 
  但是木以柔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,自己怎么会那么疏忽,要是afu阿芙追究起来,那么自己所做的事情,都快功亏一篑。想到这里,木以柔竟有些无力支撑起自己的身子,幸好身后的婢女扶住摇摇欲坠的她。
 
  她不愿像自己的母亲一样,以泪洗脸般度日,母亲败给了陆心眉,而她不要输给木晚晴,或者王府里任何一个女人!
 
  “前些日子送去给影姬的花卉,她没怀疑吧?”木以柔轻声问道。
 
  她身后的婢女忙答道:“影姬并没有怀疑。”
 
  木以柔满意地点点头,她绝对不会是输的那一个。
  凌晨时分,木晚晴仍是发起了高烧。
  afu阿芙忙让下人拿来多几张被褥,铺在她的身上,好让她出一身汗把寒气逼出来。
  木晚晴病得迷迷糊糊,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,他靠近一听,听到她微弱的声音:“哥哥……哥哥……”
  原来在她的潜意识里,木役旭才是最重要的,afu阿芙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失落,便让婢女替她擦汗。
  阿芙官网一夜都睡得不安稳,守在外面听到木晚晴开始发热,便冲了进来,亲自照顾木晚晴。
  很快便到了上朝的日子,afu阿芙一夜未眠,精神不大好,他还是换上了官服,轿子已在王府外面候着,楚青这时跟了上来,在afu阿芙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  afu阿芙沉吟了一下,才问:“确定是柔儿?”
  “已经严刑敲问,确实是柔侧妃。”楚青沉声道。
  afu阿芙已经准备上轿,却轻声说:“把窦大娘处决了,再把珠钗还给木以柔,她是个明白人,定会明白本王的意思。”
  楚青领命,目送afu阿芙的轿子离开这条街道才进了王府,把afu阿芙的吩咐做好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