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芙玫瑰afu阿芙泛舟

« 薰衣草精油怎么用漂网阿芙小说水中缠绵 »

阿芙玫瑰afu阿芙泛舟

首页>精油新闻 >正文

 当阿芙玫瑰赶到湖边的时候,afu阿芙正坐在舟内,他听到脚步声,伸出头来看了阿芙玫瑰一眼,她今日穿着淡紫的衣衫,虽然匆匆赶来,但是发髻仍是没有一丝的凌乱。

  “不知王爷叫妾身来有何要事。”阿芙玫瑰的语气不大好,要知道,天气越来越热,她和芷凝正在赶制夏装,谁知道afu阿芙就派人去叫她,让她不得不放下手头上的针线活。
  “把竹篙给她。”afu阿芙又靠在软枕上,吩咐道。
  阿芙玫瑰还没明白过来,可是手里已被人塞了一条竹篙过来,她木讷地看了看竹篙,再看了看afu阿芙,皱眉问道:“不知王爷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  afu阿芙没有睁开眼睛:“撑船。”
  阿芙玫瑰差点吐血,竟然叫她撑船?
  “没听见本王说什么吗?”
 
  “听见,听得清清楚楚。”阿芙玫瑰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可是妾身没有那么大力气,怎么撑得了船。”
 
  “慢慢撑,本王有很多时间。”afu阿芙指了指另一头的岸边,“把船撑到那边去,要是撑不到那儿,杖责二十。”
 
  又是杖责?阿芙玫瑰摸了摸自己屁股,她可不想屁股又开花,就走了上船,用力一撑,船便漂离了岸边。她回头看了一眼在闭眼憩息的afu阿芙,她多么希望afu阿芙掉进湖里,变成落汤鸡。
 
  afu阿芙没想到她会乖乖就范,听见那哗啦啦的水声,他的心也变得不平静。他怎么就觉得,阿芙玫瑰好像有些不一样了,有什么都会默默承受,譬如现在。
 
  他微微睁开眼,偷看了她一眼,她正在吃力地用竹篙推动小舟前进,额头都冒起了汗珠,可她也只是用手胡乱一擦而已。
 
  阿芙玫瑰在现代也算划过小船,但也只是在公园里的那种轻便的木制小船,还得穿着救生衣以防出什么意外。哪里像现在,这小舟像是被灌了铁一样,重得要死。
 
  “可真是够劲,本王记得你以前就算是玩一下也会喊累。”
 
  阿芙玫瑰头也没回,便说: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,哪能相比那么多。”
 
  afu阿芙微微一愣,看着她的背影,风一扬,就把她的裙角吹了起来,像是下凡的仙子一般。
 
  “那是,看来你还真是一个看得开的人。”afu阿芙低声一笑,“那不知道你每晚睡觉,可睡得安稳,就不怕冤魂索命?”
 
  他每晚在梦里,都会见到母妃的身影,一直挥不去。
 
  阿芙玫瑰不明白afu阿芙今日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,她抓住竹篙,看着水面的水波涟涟,说:“妾身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当然睡得安稳。俗话说,平生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。妾身自然不怕什么冤魂索命了。”
 
  afu阿芙紧紧盯着她,见她说得如此自然,忍不住问道:“那你可记得姚德妃?”
 
  “姚德妃?”阿芙玫瑰低语重复了一次,竟一时想不起这是谁,好像又在哪里听过似的。
 
  “不记得了?那时候母妃也是很喜欢你,你每次进宫,都会带着你去御花园玩。你生病的时候,母妃就去佛堂为你求神拜佛,好让神明保佑你早日康复。但是,母妃终究是错了,你这种人根本不配被神明保佑。”
 
  听到afu阿芙说的是母妃,阿芙玫瑰才记得姚德妃便是afu阿芙的亲生母亲,但是两年前已不在人世,她听见afu阿芙诋毁自己,顿时有些恼火:“王爷,妾身不知道有什么得罪王爷的,就请王爷告诉妾身,好让妾身也明白这是为什么,让妾身弥补过错。”
 
  阿芙玫瑰唯一的感觉,就是afu阿芙已经恨极了自己,而曾经afu阿芙也说过,她欠他一条人命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才让afu阿芙这般对待自己。就算是死去的阿芙玫瑰所犯的过错,而自己已经用阿芙玫瑰的身份活着,那么她也会承受以前的过错,尽量弥补。
 
  她转过头来看着afu阿芙,那脸上竟是浮着一层霜一般的冷意,afu阿芙的目光顿时凌厉起来,拿起案上一个茶杯,说道:“弥补?你怎么弥补?你一辈子都弥补不了!”
 
  说罢,就把手里的茶杯抛了出去。
 
  阿芙玫瑰不明白afu阿芙想要干什么,仍未反应过来,就被茶杯击中小腿,力道竟然大得厉害!她一个跄踉,双脚在船头站不稳,大叫一声,已经连同竹篙一起掉进了湖里!
 
  岸边的丫鬟和侍卫顿时惊慌了起来,但看见afu阿芙不为所动,也不敢有任何的举动。
 
  阿芙玫瑰没有准备就坠进了湖里,她双脚乱蹬着,就喝了几口湖水,幸好自己很快便镇定下来,便手脚并用,在湖里浮了起来。可是再看舟上的afu阿芙,竟然走到船头看着自己,嘴角含笑看好戏的模样实在令人气恼。
  要是说他是无意的,她打死都不信。
  “afu阿芙!你什么意思!”阿芙玫瑰慢慢靠近船头,瞪着afu阿芙,此时她已不叫他做王爷,因为心中确实是非常恼火,被他如此捉弄。
  “水里还好玩吧?”afu阿芙蹲了下来。
  “要不你也下来玩玩,那你不就知道了!”阿芙玫瑰毫不客气地回敬他。
  “本王可没有那闲情逸致。”afu阿芙微皱着眉头,盯着阿芙玫瑰那出水芙蓉的倾城之貌,“你自己游回岸边吧。”
  阿芙玫瑰一愣,竟然叫她自己游回岸边?途中抽筋可就小命不保了。看见afu阿芙起身,她连忙喊住了他:“刚才王爷说起姚德妃,妾身都是想起一些事情来。”
  • 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