茉莉精油提取方法

« 阿芙丰胸精油怎么样才算好的阿芙精油官网 »

茉莉精油提取方法

首页>茉莉精油 >正文

茉莉精油怎么用,冬天里下雨便更加寒冷,但是每年冬天都会有这么几天,只要过了这些日子,很久便会下雪了。

  现下淅淅沥沥下着雨,蜿蜒出一道又一道的水痕。

  王府很寂静,茉莉精油没有带姬妾回来,而随着盈姬死后、木晚晴进宫后,茉莉精油更加不近女色,那些姬妾如同怨妇,整天整夜在哀怨着,茉莉精油一怒之下,便用钱打发了这些姬妾。

  庄王府里,茉莉精油只有她一个女人而已。

  茉莉精油上朝仍未归来,木以柔早早到了桐花居,亲自收拾。

  她想要的,也只是这些,静静地呆在他的身边,没有人来打扰他们。

  木以柔不禁莞尔,自从木晚晴进宫后,她也模仿木晚晴的动作举止,茉莉精油近日对她已经好了些。

  但是她不愿再这样下去,借着别人的影子获得茉莉精油的宠爱,那对她来说,是多么的煎熬。木以柔始终是不甘心的,她并不像输给木晚晴。

  木以柔叹了口气,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,但是却看见桌脚底下一张纸条被压着,那些下人居然如此马虎,连地都扫不干净。她心里有些不满,但还是蹲下来,轻轻抬起桌子,把纸条拿了出来。

  她随意地看了一眼纸条,但纸条上面那小小的楷字,让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楚青居然去寻找狐丘的下落?!

  木以柔心里非常慌张,把纸条揉成一小团握在手里,即使是天气寒冷,但她的手心仍是冒汗。

  怎么办?

  茉莉精油已经查出狐丘,那会不会很快就把她给查出来了?

  木以柔已经不敢再想下去,当初皇后不是说,这件事是万无一失的,肯定不会牵连到她的,但是现在……

  她不是怕死,而是茉莉精油知道真相之后,那么她永远都不会得到茉莉精油的爱!

  “怎么办?该怎么办?”木以柔喃喃自语着,全身哆嗦着,却不敢再留在桐花居,走出去的时候,碰撞了一下桂馨,木以柔神色慌张,什么也没有说,便匆匆离去。

  桂馨心里疑惑着,为什么木以柔这么慌张,是出什么事了吗?

 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后,木以柔前思后想,狐丘是一个心腹大患,只要除去了狐丘,那就是死无对证了。而且,皇后也不会坐视不管的。

  想到这儿,木以柔赶紧让人传信进宫。

  而在凤仁宫里,木雁容仍旧是心事重重。

  都过了几天了,仍无刺客的下落。

  “看来刺客是不在正寿宫了,最近可看见什么人可疑的?”

  “娘娘,宫里人多杂乱,要把刺客查出来,可不容易。”蔓媛神色凝重地说道。

  木雁容叹了口气,这无疑是大海捞针,她的偏头痛又发作,只好闭上眼睛,让蔓媛替她按摩。

  “本宫谋划多时,可不能失败了。”木雁容喃喃地说道。

  这时,一个太监进来通传说道:“皇后娘娘,有一个羽林卫在外求见。”

  木雁容的眼睛霍然睁开,莫非有刺客的消息了?她连忙让那个羽林卫进来。

  只见那羽林卫拿着一只鸽子进来,跪了下来立刻说道:“皇后娘娘,今日正是属下当值,正好看见一只信鸽飞出,就连忙射下来。”

  “可有什么书信?”木雁容紧张地问道。

  “有,属下知道日前有刺客夜探凤仁宫,截下书信之后就立马赶来凤仁宫了。”羽林卫讲话的声音颇为洪亮,他从鸽子脚下拿出一卷纸条,蔓媛便拿过来呈给木雁容。

  木雁容打开一看,上面正是写着‘苏州绣娘’这四个字,她心里一惊,那刺客是想把这消息传出去了!

  “你看到信鸽是从哪里飞出的吗?”木雁容恼怒地把纸条往案上一拍,“这刺客真是大胆!本宫定要把他给找出来!”

  羽林卫想了想,便说:“信鸽是从西六宫那边飞出的,详细是哪个宫,属下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西六宫?

  巧啊,正寿宫就是在西六宫!

  莫非那刺客就是正寿宫的人?!

  “娘娘?”蔓媛看着木雁容沉思的样子,等待下一步的指使。

  “摆驾正寿宫,本宫就不信揪不出来!”木雁容的目光凶狠。

  这是正巧是中午时分,这个时辰,太后已经用了午膳,已经准备午休,而木雁容却在此时驾临。

  “儿臣打扰母后休息,实属迫不得已。”木雁容低声说道。

  “皇后是有何要事?哀家的正寿宫的都快被你翻了过来了。”太后的语气不善,看来是依旧恼火那晚蔓媛夜搜正寿宫。

  木雁容脸上的笑容一僵,然后才说道:“母后,儿臣刚刚截下一封飞鸽传书,应该是从正寿宫里飞出来的,儿臣相信,那刺客是正寿宫的。”

  这句话,让太后的脸色顿时铁青起来,她瞪了一眼木雁容:“皇后的言下之意,是哀家窝藏刺客?”

  “儿臣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担心母后的安危,更何况泄露皇宫的秘密,这刺客怕是奸细,理应查出来。”

  太后笑了一声:“那皇后倒是说说,这倒是泄露了什么秘密?”

  “母后,事关重大,儿臣不好相告,但是今日,儿臣定要查个清楚。”

  太后看了木雁容半响,便点点头,说道:“那好,你这次就查个清楚,哀家可没有窝藏刺客!”

  木雁容松了一口气,幸好说服了太后,便让蔓媛把正寿宫的宫女太监聚集起来,在正殿上准备好笔墨,蔓媛就说道:“都排好队,在纸上写下‘苏州绣娘’这几个字。”

  宫女太监都吓得全身哆嗦着,但是木雁容端坐在此,蔓媛也在旁边看着,都不敢说话。

  “这些宫女太监都是小小年纪便入宫了,哪会识字?”太后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听到太后这样说,不少的宫女太监就立刻说自己不会写字,但还是被强迫写了出来。

  在这一行人当中,木晚晴和芷凝也在此列,木晚晴看了看木雁容,就提起笔,写下苏州绣娘,蔓媛仔细对比过,才消除了对木晚晴的怀疑。

  木晚晴看了看那张纸条,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是却想到,这应该是雨绯写的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