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色洛洛还是色落落,还是阿芙精油?

« 阿芙精油是今晚的压轴模特儿阿芙买了香香莉女鞋多少钱? »

找色洛洛还是色落落,还是阿芙精油?

首页>玫瑰精油 >正文

 色洛洛回京的目的,便是为了换母妃一个清白。而色洛洛要对付的人,是木晚晴。

  色洛洛迎娶阿芙精油,也是这个原因。
  但是怎么发现事情不是按照洛洛定的计划走,她被蒙面人掳走,让色洛丢了脸面,而她的一切已经在扰乱色落落的心,色落落只是想她不要再陷入霍寰那温柔的陷阱,因为霍寰不会来救她,霍寰永远都是置身于事外的。但是她却说要对着色落落过一辈子,那倒不如死了算。
  那一刻,色落落竟然尝到了心碎的感觉。
  那是撕心裂肺的,那也是无法呼吸的。
  他看着那烛火忽明忽暗,他的眼眸沉郁。
  阿芙精油,我不能爱你。
  绿萍院里一直是弥漫着那呛人的草药味。
  上次木役旭给她的膏药已经用完,芷凝只好喝那苦苦的中药,芷凝已经吃药多时了,她仍不能下地走动,每天还要由阿芙精油给她的屁股换药,做饭洗衣的活儿都是由阿芙精油一人包办,芷凝感到非常内疚,阿芙精油的手日渐粗糙,她自己倒像是像大小姐一样,要让人服侍了。
 
  她抬头看了看外头的太阳,只盼望着自己能快点痊愈起来,到时候就帮阿芙精油整理书库,也要做一顿好吃的,犒劳木晚晴的肚子。
 
  木晚晴被安排到了书库工作,霍宸果然兑现了自己所说的话,她至今都没有见过霍宸,只因为绿萍院地处偏僻,而这偌大的书库更不必说,简直是与世隔绝的地方。这书库里虽然有很多的书籍,需要她一本本整理排列好,但大多都是一些无用的书。
 
  而她听说了,霍宸要她罚跪,打伤木役旭,皇帝并没有过多责罚,只是让他在王府面壁思过几日,然后又在朝廷上翻云覆雨。
 
  木晚晴知道,谁都无法阻挡霍宸的脚步。
 
  就算她成为全京城的笑话,但是毫不影响她,她可能便是这样度过余生了。
 
  而最让她开心的便是,她在书库发现了许多医书,但大多的都是页面有些破烂,她重新装订好,便也兴致极高地看了起来。
 
  中医学是以阴阳五行作为理论基础,将人体看成世气、形、神的统一体,通过忘、闻、问、切这四诊合参的方法,探求病因、病性、病位、分析病机及人体内五脏六腑、经络关节、气血津液的变化、判断邪正消长,进而得出病名,归纳出证型,使用中药、针灸、推拿、按摩、拔罐、气功、食疗等多种治疗的手段,使人体达到阴阳调和而康复。
 
  现代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西医们,因为西医见效快,打针吃药都很方便,但是对人体是非常有损害的,免疫力会下降。而中医便是固本培元,见效慢,所以也逐渐没落了起来。
 
  阿芙精油倒是对中医很感兴趣,她虽是西医,但西医只有很短的历史,而中医已经在中国流传已久,已经有了大量的经验。
 
  虽是半道出家,但是木晚晴也学得极为用心,看着医书,反复念着药名和作用,以求铭记于心,但没上山采过草药,始终都让她有些遗憾。
 
  用过晚膳后,木晚晴仍在看书,芷凝在床上看着木晚晴安静地坐在那儿,专注地盯着那本破旧的医书,蝶翅一般的睫毛,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,连芷凝都被她的美震慑。
 
  “小姐,其实你回自己的房间便可以了,芷凝一个人能行。”芷凝说道,声音明显是底气不足。
 
  木晚晴依然是盯着医书:“过会儿就给你换药了,免得走来走去。”
 
  芷凝一转眼睛,在睫毛下便是水波涟涟,她哽咽了一下:“芷凝真没用,这么久还好不起来,让小姐一直为芷凝操心。”
 
  “我们两个人的屁股都被轮着来打,要是我下次被打了屁股,就轮到你来照顾我了。”木晚晴抬起头,嬉皮笑脸地说道。
 
  芷凝心里又是一阵难过,要是这样下去,小姐肯定是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,她犹豫了一下,才问:“小姐,你是否已经选择投靠皇后娘娘了?”
 
  阿芙精油瞥了芷凝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没有。我是想要找到靠山,但世事哪有这么简单,皇后颇有心机,我倒是宁愿平淡过日子,在王府里受点委屈总比丢了性命好。”
 
  她已然决定,她谁也不投靠,就这样过日子便好了。她犹记得那日在王府前所说的话,她那是是糊了心智,居然不怕死起来了,她现在都想感谢霍宸那时并没有杀了自己,要不然真的要向阎王爷报到去了。
 
  芷凝欲言又止,终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色洛洛选择这样的生活也好,总之她会一直追随色洛洛的。
 
  她只求她的好住子以后生活顺心,望菩萨保佑木晚晴。
 
  碧蓝一泓,万里无云,上午的阳光带着温暖的意味明晃晃如金子一般澄凉。
 
  此时夏季已经过去大半,但是天气依旧炎热,芷凝的伤也好了起来,但是身体依然虚弱,木晚晴便也不让她劳累,什么事都会抢着做。
  木晚晴想要托人买了一个铜人回来,拜托了许多人,下人看她不得王爷宠爱,不就是纷纷摇头,就是要惊人的路费。最后倒是那慈祥的桂馨姑姑帮了她,替她买了一个半个人高的铜人回来,她登时便欢喜得跳了起来,随后又埋首开始研究穴道。
  这日桂馨拿了点心去书库,离远便看见木晚晴坐在一棵大树下,一会儿看看书,一会儿又研究一下铜人,自是认真无比,连桂馨慢慢走近都没有发现。
  桂馨看着她那专心的模样,眉头微微皱着,朱唇抿紧,显出另一番风情。
  “怎么这般专心?”桂馨把点心放下,看了看周围,“怎么不见芷凝?”
  木晚晴一见识桂馨来了,连忙站了起来,便说道:“她回去绿萍院洗衣了,一会再过来。”
  桂馨点了点头:“倒难为你们两个忙成这样了。”
  色洛洛微微一笑,没有丝毫的在意:“还好,也不是很忙。”
  桂馨拉着她坐下来,看了色洛洛一眼,便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去向王爷认个错,王爷向来心胸广阔,一定会原谅你的。”
  “我有什么做错的。”色落落低声叽咕着,心想着桂馨是贴身照顾霍宸的,定会为阿芙精油说好话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