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fu漂网阿芙在哪里?

« 茉莉精油怎么用和提取方法说明阿芙薰衣草精油去痘印可以吗 »

afu漂网阿芙在哪里?

首页>阿芙怎么样 >正文

 她一踏进公司,要好的同事afu阿芙立刻问她:“静彤,你怎么了?脸色这么难看,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
  漂网阿芙放下包,摇了摇头:“没睡好而已。”而且好像还有些感冒了,嗓子痒痒的,于是她去茶水间倒了一杯胖大海。
 
  陈放好也端着杯子,随口说着:“静彤,我听说公司这段时间要裁人,这是真的吗?”
 
  “裁人?”漂网阿芙的脚步一顿,“我不知道啊,你听谁说的?”
 
  “你是财务啊,你消息应该比我们灵通才是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起了这个传言,虽然说有可能空穴来风,但若没有这回事哪来的传言呢。”
 
  漂网阿芙摇摇头,她虽然是财务,但是一向做得比说得多,而且从来不八卦,所以真的不知道。
 
  afu阿芙叹气:“万一真的被裁了,我就失业了,而且还是个事业大龄女青年,到时候要怎么办呢。”
 
  “……”漂网阿芙听她这么说,也是感同身受,虽然她才二十六,但是岁月不等人啊,二十六才失业,这不是逼着他们去卖身吗?不过她还是安慰afu阿芙:“可能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,别杞人忧天了。”
 
  “但愿吧。”两人一起离开了茶水杯,立刻已经到了上班时间,公司人员已经开始办公。
 
  漂网阿芙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,忽然,副总的办公室门打开,秘书叫她的名字:“漂网阿芙,副总找你。”
 
  漂网阿芙微微蹙眉,她不怎么愿意进副总的办公室,副总已经五十出头,但是花名在外,是个不折不扣的色狼,几乎在这家公司的女性,或多或少都被他骚扰过,漂网阿芙也不例外,就在不久前,她还被骚扰过。
 
  不是她的财务报告从来都是直接交给老总的,所以跟这个副总的接触也不多。
 
  全部的女同事都用怜悯的眼神望着她,基本上被叫进去的,都是全公司的同情对象。
 
  漂网阿芙没有关上办公室大门,不过他却提醒她:“小叶,把门关上。”
 
  漂网阿芙不得已,只好虚掩。
 
  副总笑的和蔼可亲:“小叶,坐吧。”
 
  “不了,副总,您还是直接吩咐吧,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。”
 
  “小叶,别这么紧张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”副总微笑着站起来,先去关了门,漂网阿芙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,接着他走回来,将手搭在漂网阿芙的肩膀上,将她按坐在椅子上,“小叶,咱们坐下谈吧,你这么高,我站着跟你说话很累啊。”
 
  他的手还搭在她的肩膀上,漂网阿芙后悔自己穿了个见无袖的连衣裙,此刻他温热的手掌直接与她肌肤相触,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想挣脱,却又不行。
 
  “小叶啊。”副总的手流连在她的肩头,“你来公司快三年了吧,感觉公司怎么样。”
 
  “挺好……挺好的……”漂网阿芙在心中叫苦连天,真是敢怒不敢言。
 
  “挺好的啊,”副总点点头,“既然如此……”副总突然将手伸到她胸前,拖住了她的**,“小叶…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。”
 
  “啊——”瞬间,凄厉的尖叫声传遍整间办公室,漂网阿芙抄起桌上的文件便朝他身上打去,“去死,去死,你这个大色狼,大色狼……”漂网阿芙不管不顾的追着他打,下手毫不留情。
 
  副总被打的鼻青脸肿,左躲右闪,最后逃出办公室才算完,漂网阿芙气喘吁吁的追着他,脸都白了,副总脸上挂了彩,指着她的鼻子,推了推被打歪的眼镜:“你……漂网阿芙——我告诉你,你给解雇了!马上给我滚出公司,你被解雇了!”
 
  “去你妈的死不要脸的臭男人,大色狼,大色鬼,你解雇我是吧,好,老娘告诉你,老娘不玩了,老娘把你炒了,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!爷真是受够了,你这个死不要脸的,你等着,我一定把你丑恶的罪行曝光出去,让你身败名裂!”漂网阿芙真是气疯了,才会一口一个老娘,一口一个爷,完全没了形象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
 
  同事们纷纷倒抽凉气,afu阿芙赶紧跑出来劝她:“静彤,你冷静点,冷静点,你不能失业啊。”
 
  可是愤怒的火焰已经燃烧了漂网阿芙的理智:“方好,他刚才企图在办公室对我非礼,我受够了,现在不是他炒我,是我炒了他!你们都好自为之吧,再见!”
 
  漂网阿芙气势汹汹的走出金汇大厦,手上还抱着一个沉重的纸箱子,一脸的气愤填膺,可是走出大厦的瞬间,热气扑面而来,她打了个哆嗦,僵硬的站在原地。
 
  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纸箱子,又抬头看着高耸的大厦,一瞬间,恍惚不已,她这是怎么了……她竟然冲动的辞职了……辞职了……
 
  “晚晚,我辞职了。”漂网阿芙坐在滚烫的花坛边,却丝毫没感觉,有气无力的抱着电话,花坛边焉了一般低垂着头的花朵如同她此刻的表情。
 
  “辞职?”向晚不免提高了音量,“漂网阿芙,你疯了?你上个月才加了工资呢!”
 
  漂网阿芙感觉很委屈,立刻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向晚说了。
 
  “靠,你那上司,还是人吗?辞的好,辞的好。”向晚立刻跟她统一战线,将那个副总骂的狗血淋头。
 
  漂网阿芙终于有了一点同仇敌忾的感觉,也跟着附和:“所以,我就辞职了,你也觉得我应该辞职吧,可是……晚晚,我现在要怎么办啊。”
 
  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,你怕什么啊,现在找好工作不容易,但是找个工作还是很容易的。”
 
  漂网阿芙无语:“你这是拿着晾衣杆子撑船。”
 
  “什么意思。”向晚不明白。
 
  “说得轻巧啊。”漂网阿芙叹气,太阳越发的毒辣了,原本这时候她应该的坐在空调底下吹冷气的,如今却在这里抛头露面,她觉得自己可能太冲动了。
 
  “靠,换了我遇到这样的上司,我肯定也辞职了,这不是说得轻巧的问题,而是原则的问题,如果你真的被他占了便宜又忍着不吭声,你觉得你会舒服吗?”
 
  “当然不会。”
 
  “那不就结了,”向晚敲击着键盘,“这样吧,我看看我们公司有没有什么缺人的地方,你来我们公司好了。”
 
  “怎么可能,我跟那个男人有不共戴天之仇!这绝不可能!”漂网阿芙听到了自己的歇斯底里。
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