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芙精油香薰

« 阿芙丰胸精油怎么样阿芙玫瑰怎么样, »

阿芙精油香薰

首页>阿芙香薰 >正文

 七月的天,骄阳似火,大地上热气蒸腾,尤其是近年来全球变暖的效应,夏天更得热的不像话。

  即便是到了傍晚,也是酷热难当,暑气逼人。
  “来了,来了,你别催了,我已经来了——”金汇大厦人流交织的门口,一个女人穿着白衫黑裙的工作服从层层的人群中挤出来,一边说一边打电话。
  因为耳边有向晚的夺命连环call,所以她一心二用,看到绿灯,直接冲了出去。
  刺耳的汽车声此起彼伏的响起,阿芙精油虽然看不到,但是明显的感觉到一辆车子冲她而来,
 
  她本能的往旁边一躲,却忘了自己穿着薄薄的窄裙,漂亮的一字劈——被她改的修身的白衬衫因为撑不住双围的重量,胸前的扣子碰碰落地——
 
  嘶——裙子破了,扣子掉了!
 
  阿芙精油无法置信的狼狈的蹲在地上,来往的车辆已经被她这个女人搅的乱了章法。她被迫于现实的无奈不能起身,一张脸涨的通红,两只手左支右绌的拉着裙摆和衬衫试图遮掩。
 
 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。
 
  血色夕阳慢慢融进背后高大的钢筋水泥丛中,逆光里,这个穿着黑色衬衫银灰色西裤的男人有着高大健硕的身材,乌黑的头发被镀上了一层金光,如天神般下凡,身上强大的气场与气质逼的人喘不过气来。
 
  还有他的车,阿芙精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惹不起的。
 
  “打算蹲在地上讹钱?”他走进了,冷冽的声音在炎炎夏日直接进入到数九寒天。
 
  阿芙精油双目喷着怒火看向他:“你说谁?是乱闯红灯撞人你还有理了?”可惜他站着她蹲着,气势上已经输了一截。
 
  “我乱闯红灯?”男人英俊到无以复加的脸上却是一阵刻薄,“自己不长眼还怪别人?”
 
  阿芙精油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跑,然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她根本无法站起来。
 
  “小姐,你还是赶紧起来吧,你挡着我们了。”有人开始催促。
 
  阿芙精油心里一阵悲催,她怎么就那么倒霉?
 
  “我——”她有苦难言。
 
  站着的男人又说:“撞车不成还想色 诱?”他蹲了下来,昂贵的衬衫熨帖的齐整无比,近距离看,阿芙精油才知道老天对这个男人有多厚待。饱满的额头,高挺的鼻梁,性感的薄唇,瘦削的下巴,还有轮廓分明的五官——最主要的那一双狭促的丹凤眼,足以让任何女人神魂颠倒——
 
  “看够没有?”他无情的话拉回了她的注意力。
 
  阿芙精油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衬衫,男人执起地上的一个扣子,声音充满戏谑:“起来吧,在大马路上色 诱一个男人可不是明智之举。”
 
  阿芙精油终于激怒,抬手就想甩他一巴掌,可惜,被他钳制住:“想打我?敢打我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,可惜,你还打不起,36B?”他最后两个字让阿芙精油不知所措。
 
  然而顺着他的视线低头,看到自己敞开的酥胸,里面的胸衣大刺刺的露在外面,是普通的肉色,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说不性感那是不可能的。因为她的胸型很好,所以向晚才会一直属意她去顶包当临时的模特儿。饱满又坚挺。这个无耻的男人竟然上前摸了一把,托了托她的底托,验证真伪——
 
  “手感不错。”男人说。
 
  阿芙精油风中凌乱的用另一个手去抓衣襟,其中一个手还被他钳制着,可是他已经拿出了相机,对着她拍了好几张,全部是她衣衫不整的样子——
 
  阿芙精油霎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这个男人继续蹲下来邪笑着看着她,扬了扬手机,阿芙精油也看到了里面自己极不雅观的照片。
 
  男人笑得恣意:“如果你还继续认为是我装了你,我保证,这样照片明天就会出现在这个大街小巷,哦,对了,你的胸不会里面塞得都是硅胶吧。”
 
  阿芙精油的双眼已经喷火,用自由的双腿对着他的裆部就是狠狠一踢——
 
  瞬间,痛苦让他的俊脸狰狞而扭曲了,不得不松开她的手,却不能不雅的捂着自己疼痛的部位,只能在大街上跳脚。
 
  阿芙精油其实觉得自己已经够狼狈了,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,火气降了不少。
 
 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。这个男人占他便宜就罪该万死。
 
  原本赶她走的路人也纷纷变成了看好戏。
 
  阿芙精油的脸青白交错,对着路人说:“麻烦,谁可以借我个外套?”
 
  可是现在是高温的夏天啊,人都恨不得不穿衣服了,即使穿着也是越凉快越好,谁还会穿外套?
 
  阿芙精油的想法纯属痴心妄想。
 
  但是如果没有外套,她真的连站都站不起来,即使站起来了,也无法挪动分毫。
 
  然而现场还有这样博爱的精神愿意雪中送炭而自己裸奔的?阿芙精油不觉得人心会有这样善良。她难堪的不知所措,终于,一件外套落到了她的身上。是一个男人的一件衬衫。
 
  阿芙精油抬头,见人群中一个男人朝她微微点头,自己则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。
 
 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,很年轻,但是模样斯文,丝毫没有玩笑与亵渎之心,而且这么热的天,他身上的外套没有任何的汗臭味,还有一股干净的洗衣液的香味。阿芙精油难堪的将他的衬衫穿上扣好。男人身形高大,所以衬衫穿在她身上就像是裙子,没有走光的嫌疑了。
  等她松了一口气抬头,再看向人群时,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  她在回头看向欺负她的男人,却已经上了昂贵的保时捷,摇下车窗脸色阴沉,冷冷的对她说:“女人,别让我再看见你,否则,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”
  阿芙精油深吸一口气,用同样令人发指的语气回敬他:“哼,等你还能当个正常的男人不会断子绝孙再说吧。”然而回应她的,只是车子绝尘而去时滚烫的热浪。
  一看时间,她又是一阵哀嚎,彼时是下班的高峰期,出租车也要交接班,打个车谈何容易。
  向晚的催促像是黑白无常索命,她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,一阵后怕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