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芙香薰课堂

« 阿芙官网,afu阿芙共眠美容阿芙丰胸精油怎么样 »

阿芙香薰课堂

首页>阿芙香薰 >正文

 桐花居里经静悄悄的,所有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声,生怕会惊扰了寝室里的那位女子。

  阿芙香薰课堂打了瞌睡好几次,脑袋摇摇欲坠。
  香薰专卖店看了看阿芙香薰课堂,虽然大夫说木晚晴已无大碍,可是阿芙香薰课堂仍在这里守着,日夜不眠,他不明白,木晚晴到底有什么魔力,这丫头怎会对她如此忠心。
  他放下手里的那卷书,喊了一声:“阿芙香薰课堂。”
  阿芙香薰课堂整个人都弹跳了起来,还以为是木晚晴醒来叫她,看了看木晚晴仍然熟睡着,才知道是香薰专卖店出声。
  “王爷?”阿芙香薰课堂小心翼翼地道。
  “你还是先回去歇息吧,都已经是亥时了。”
  “奴婢不累。”阿芙香薰课堂低声说道,恰巧见鎏金蟠花烛台上的烛火被风带得扑了一扑,忙伸手护住,又取了小银剪子剪下一段焦黑卷曲的烛芯。
  香薰专卖店脸上一丝笑纹都没有:“你不累,难道本王也不累吗?”
 
  阿芙香薰课堂浑身一凛,连忙跪下来,方才敢回话:“奴婢该死,但是奴婢实在太担心小姐,小姐已经高烧两天,一直是迷迷糊糊的,喝下多少汤药都没有用,王爷,能否把小姐送回院子里?好让阿芙香薰课堂能够时时照顾小姐,而王爷又能够按时歇息。”
 
  “你倒是思虑周全。”香薰专卖店平静地睁眸,“还是让她在这里养病吧,你们那儿什么都没有。”
 
  话已至此,阿芙香薰课堂不能再说,便退了下去。
 
  香薰专卖店走到床榻前,看到木晚晴脸颊有些异样的潮红,才回忆起她已然在这里养病两天,他从来都不给女人睡上他的床榻,可是,他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 
  香薰专卖店躺在贵妃椅上闭眼憩息,虽然意识有些迷糊,可却是假寐。果然他才躺下一会儿,就听到外头有轻轻的脚步声,他霍然睁开眼睛,只见一名侍卫站在一重帘子后说道:“王爷,已经抓到夜探王府之人!”
 
  他漆黑的眸子更见深沉,轻笑出声:“终于来了。”
 
  皑皑浮光,薄霜一般的月色照下来,凉浸浸的,却还是一面刺目的璀璨,恍若是积了几世一般的光亮一般。
 
  而在庭院处,那树木的枝影蜿蜿蜒蜒,随风轻摇,满院浮香。
 
  香薰专卖店正负手而立,看了看被五花大绑的木役旭。
 
  “想不到是你。”香薰专卖店眼底闪过一丝阴冷,他原以为是霍寰。
 
  “我也想不到王爷早已安排好,只待我一进来就围剿我。”木役旭瞪着香薰专卖店,“你故意放出消息,说晴儿病重,原来就是为了让我掉进你布下的陷进里!”
 
  香薰专卖店笑着点点头,却带着一丝的阴冷:“木晚晴确实是病得混混沌沌,但她是在本王的桐花居里养病,而不是在她的绿萍院里,但是本王看见是你夜探王府,未免有点失望了,原以为会是他呢。”
 
  木役旭一惊,香薰专卖店所说的人,莫非就是……
 
  看着木役旭那惊恐交加的眼眸,香薰专卖店微微一笑:“原来世间的男女之情也不过如此,倒见本王长见识了。”
 
  “你要引晏王出来干什么?!”木役旭不敢再往下想。
 
  香薰专卖店蔑然望了他一眼,木役旭只是年仅二十,便已得到皇上的赏识,他的才智也不会差到哪儿去,便说:“你猜猜。”
 
  木役旭咬了咬牙,才从牙缝中挤出话来:“要是他来了,你就可在皇上面前参他一本,不仅可以让皇上责罚他,而且太子之位就很有可能落入你手。但是……晴儿也会落得与人私通之名,还可能牵连木氏一族。香薰专卖店,好个一箭双雕的方法!朝野之中倒是无人能与你相比了!”
 
  香薰专卖店颇为赞许地点点头:“果然是才智过人的木役旭,这么快说出来了。”
 
  木役旭登时激动起来,想要冲上前,就被侍卫连忙拽住,他青筋凸起,一看便是异常愤怒,只见他瞪着香薰专卖店:“香薰专卖店!你居然这样对待晴儿!难道你就想把晴儿给逼死了吗?!天下之间怎会有如你这样的薄情男儿!”
 
  “薄情?她并非完璧之身,本王没有休她,不是有情有义吗?”香薰专卖店轻笑一声,“她如此不贞不洁,还要本王如何待她?其实你也应该明白,当日本王迎娶她,不过也是为了拉拢你们木家,但是谁知道这贱妇居然给本王丢了脸面,让本王被天下人耻笑!”
 
  木役旭早就猜想到,只是当时惮忌皇权,才忍痛把木晚晴嫁给香薰专卖店。
 
  木晚晴躲在门后,她不敢伸头看一眼,生怕庭院里的人会发现她。
 
  她赤着双足,身体依然温热,只是地板上的冰凉早已冻僵了她的心,她醒来的时候,见到那么华丽的寝室,第一反应便是寻找香薰专卖店。这是香薰专卖店的桐花居,而她居然躺在他的床榻之上,而也是他,去冰库里救她出来,她虽然已是模糊,可还是无言的感动。
 
  但这一切,原来只是如此。
 
  她心里空空的,是一种比难过还要难受的滋味,放佛谁将心掏去了一片,硬塞入一种生硬的东西来,她本能地抗拒这样的生硬。
 
  原来如此而已。
 
  还是没变,她只是棋子而已,而她在香薰专卖店的心目中什么也不是。
  她冷笑一声,倒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  “香薰专卖店,你不如就放过晴儿吧,让她自由。”木役旭已经不敢再想象木晚晴在王府里的生活。
  “你不如就先担心自己的处境吧,等明日本王把你夜探王府禀告给父皇听,你就是有千万条理由都不得脱身。”香薰专卖店早已想打击丞相木启志一族的势力,虽然今晚没有捉到霍寰,但是捉到木役旭,那也不赖。
  木晚晴的心里有一面镜子,被人重重一击,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,是无数细碎的破裂声,延绵不绝。她紧紧按住自己的心房,到底还是自己连累了哥哥,要不是哥哥担心自己,哪会以身涉嫌。想到上次香薰专卖店已经怀疑霍寰给她送膏药,所以这次她生病才会布下一局,她暗骂一声,香薰专卖店简直像狐狸一样狡猾。
  要是自己这样出去了,能帮到哥哥什么?木晚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却想不出任何办法来。
  • 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日历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时间国际4栋首层

阿芙精油网站指南_阿芙精油分类

官网